LES, PAUL, and CLIVE ALLEN

allen_family

在热刺的名人堂席位里,最近又先后增添了两位“新人”——Clive Allen(国语:克利夫-艾伦、粤语:佳夫雅伦)和Paul Allen(国语:保罗-艾伦、粤语:保罗雅伦),你或许已经从他们的名字中看出了些许端倪,没错,他们是Allen家族里的一对堂兄弟,而他们的亲戚里还有着许多英国足球界的名人,包括球员Dennis Allen、Bradley Allen、教练Martin Allen,当然还有更为著名的Clive Allen的父亲——Les Allen(国语:莱斯-艾伦、粤语:李斯雅伦)。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三位伟大的Allen吧,他们先后在两个时代为热刺俱乐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Les Allen于1937年9月4日出生在埃塞克斯郡的达格南地区,他在1959年以2万镑外加Johnny Brooks交换的身价从切尔西加盟热刺。在此之前,早在1953年2月,年仅16岁的Les已经完成了他的一线队处子秀。当时,他代表家乡球队布里格斯体育在业余足总杯的1/4决赛中迎战飞马,后者是上世纪50年代最有名的业余队。结果,Les在那场比赛中攻入1球并助攻2球,使本队以3:0击败了对手。最终,Les在1954年9月以业余球员身份加盟了切尔西,并以44场比赛攻入11粒入球的佳绩成为了一名令人激动的中锋球员。

1959年12月,Les来到了热刺。作为热刺在1960~61赛季夺取双冠王的关键球员,Les在那个赛季攻入了27粒入球,而在他为热刺出场的至少150场比赛里,他总共攻入了60粒入球。在代表英格兰U-23队征战的两年里,Les与Bobby Smith和Terry Dyson组成了无坚不摧的锋线“三叉戟”。但随着1961年Jimmy Greaves的到来,Les的一线队出场机会逐渐减少,最终他在1965年转会去了女王公园巡游者。

在女王公园巡游者效力的岁月里,Les在123次首发和5次替补出场中,总共攻入了55粒入球。他还成为了第1支夺取联赛杯冠军的第3级别联赛球队中的一员。在1969年以教练身份离开女王公园巡游者之后,他作为球探加盟了斯文顿,并在1972年11月接替其前任Dave Mackay(没错,就是我们的那位曾经的中场悍将,同时也是另一位名人堂成员)升任为球队主教练。不过由于执教成绩不佳,Les在1974年2月被解雇,并前往希腊执教了萨洛尼卡俱乐部。

Les的外甥Paul Allen于1962年8月8日出生在埃塞克斯郡的哈罗克区,他是英格兰80~90年代的国家队球员,司职中场。

Paul曾经是足总杯决赛中出现在温布利球场上的最年轻球员,并因此而一炮走红。1980年,他代表西汉姆联在足总杯决赛中对阵阿森纳时年仅17岁零256天。然而,现在他已经不是这一纪录的保持者了。

Paul先后为热刺踢过两次足总杯决赛,分别是1987年(失利)和1991年(夺冠)。此后,他还分别效力过卢顿、南安普敦、斯托克城、斯文顿、布里斯托城和米尔沃尔。

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Clive Allen作为Les的儿子,在热刺再一次为我们诠释了何谓“虎父无犬子”。

Clive Darren Allen于1961年5月20日出生在伦敦的斯泰普尼区,也就是他的父亲Les随热刺勇夺1961年的双冠王的整整两周后。作为一名脚法出众的中锋,年轻的Clive加盟了女王公园巡游者((这支球队与这对父子真的很有缘分),并在1978年就上演了他的处子秀。Clive在他的第1场全勤比赛中便上演了帽子戏法,女王公园巡游者也以5:1完胜考文垂,但是前者还是在该赛季结束后不幸降级,而Clive则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锋线选择,他在1979~80赛季中共攻入了28粒入球。于是,在1980年的夏天,阿森纳花了125万镑将他买入,这在当时绝对是一则轰动体坛的消息,而Clive仅仅只是个毛头小伙而已。

尽管在阿森纳1980~81赛季的季前赛里上阵了3次,但Clive却在新赛季的将近头两个月里一场未上,于是他离开了海布利球场,Clive被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与水晶宫的Kenny Sansom交换。当时有传闻说,女王公园巡游者与水晶宫有过交易条件,Clive是不能直接转会去水晶宫的,所以阿森纳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有些球队总是令人感到恶心,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Clive之后加盟了热刺,或许他想用实际行动来回击阿森纳当年的小人行径)。当然,这条消息一直没有得到确认。

不幸的是,降级的厄运再次降临在了Clive所效力的球队身上(但幸好这是最后一次了),他无奈的又回到了女王公园巡游者。当时,该队仍在英乙联赛中,但却迎来了新任主帅Terry Venables,Clive在他的治下为球队攻入了13球,但还不足以确保他们在当年升级。然而,凭借着Clive分别在第6轮(对阵水晶宫)和半决赛(对阵西布朗维奇)中的1粒入球,女王公园巡游者杀入到了当年的足总杯决赛,而决赛的对手正是Clive的父亲当年效力的球队——托特纳姆热刺(这场决赛的结果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我们以一座冠军奖杯庆祝了俱乐部的百年华诞,而Clive当时则在开场仅仅2分钟便告受伤,下半时即被换下,直至重赛也未能痊愈)。在接下来的两个赛季中,Clive先是用27粒联赛入球帮助球队拿到了1982~83赛季的英乙联赛冠军,然后再次依靠自己的良好表现帮助球队获得了1983~84赛季的英甲联赛第5名。天道酬勤,在1984年的夏天,Clive终于被Bobby Robson召入了国家队,在友谊赛中对阵巴西时替补登场。虽然英格兰以2:0取胜,但在3天后的那次南美洲巡回赛的第2场比赛中,他们以0:2输给了乌拉圭,Clive获得了首发机会。在第3场比赛中,他依然获得了上场机会,但球队与智利0:0握手言和。从这次巡回赛归国之后,Clive终于步其父后尘,以70万镑的身价来到了热刺。

初来乍到,Clive就在他的热刺处子秀中梅开二度,并且在他的首个赛季中的前15场比赛中攻入了8球。虽然Clive在头两个赛季中饱受伤病的困扰,但一旦他痊愈后,他就用自己的进球带领热刺在3条战线上挑战冠军头衔(就在此时,前文介绍的Paul也来到了热刺)。

作为球队的单前锋,Clive的身后是由Glenn Hoddle、Osvaldo Ardiles和Chris Waddle所组成的充满想象力的中场,他在联赛中攻入了33粒入球,在联赛杯和足总杯中攻入了16粒入球,令球队在保持争夺联赛冠军的同时也杀入到了所有杯赛的半决赛。在联赛杯半决赛中,热刺遇到了老对手阿森纳,Clive在3场比赛中攻入了3球(因为前两场全部战平,所以只得进行第3次重赛),但是阿森纳还是侥幸的杀入了决赛。而在足总杯方面,我们在轻松击败沃特福德之后杀入到了1987年的温布利决赛。与此同时,Clive第4次入选了国家队,但他的进球被判无效,球队以0:0战平了土耳其。

然而,当年的那场足总杯决赛成为了热刺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亚军经历,尽管考文垂此前从未杀入过该项决赛,但他们还是在加时赛中以3:2折桂。对于Clive来说,他在该赛季的49粒入球打破了俱乐部历史上由Jimmy Greaves创造的单赛季进球纪录,并且至今为止仍未被打破(在短期内估计都很难被再次打破)。同时,Clive还获得了英足总颁发的年度最佳球员奖项(PFA),以及足球记者协会颁发的年度最佳球员奖项(FWA)。

看上去,热刺将在接下来的赛季中卷土重来,但Clive的表现却似乎“江河日下”了。他仅仅攻入了11粒入球,并第5次也是最后一次代表国家队登场亮相,但仍然未能进球,英格兰也以0:0战平了以色列,他的国家队进球纪录为零。1988年3月,热刺以100万镑的价格将Clive卖去了法甲冠军波尔多。他的转会只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英格兰球坛的一个缩影,当时有越来越多的英国球员转会去了欧洲大陆球会,不仅仅是因为更高的薪水,而且可以参加欧洲的赛事——由于海瑟尔惨案,英格兰俱乐部在1985~1990年间被禁赛。

18个月后,Clive转会去了曼城,尽管他保持了较高的进球率,但却始终不受当时主帅Peter Reid的青睐。此后,他辗转于切尔西、西汉姆联、米尔沃尔和卡利斯联等球会,直至1995~96赛季,Clive终于宣告退役。出于他的好奇心,Clive还曾踢过美国橄榄球联赛欧洲赛(NFL Europe),并在伦敦君主俱乐部有过上佳表现。

Clive后来成为了Martin Jol在热刺的预备队教练,并且还负责媒体组织方面的事物。在2005~06赛季,他指挥的热刺预备队夺得了预备队南部联赛的冠军。他的儿子Oliver目前效力于斯蒂文内堡,但由于持续不断的膝伤而未获职业合同。此外,Clive还担任了独立电视台的足球分析家,并经常在“进球集锦”(The Goal Rush)和“欧冠联赛”(UEFA Champions League)等节目中亮相。

PS:Les的出场记录
本土联赛——赛119,入球47
足总杯赛——赛15,入球13
欧洲比赛——赛3,入球1

PS:Paul的出场记录
本土联赛——赛276,入球23
足总杯赛——赛26,入球1
联赛杯赛——赛42,入球4
欧洲比赛——赛6,入球0

PS:Clive的出场记录
本土联赛——赛97,入球60
足总杯赛——赛11,入球9
联赛杯赛——赛13,入球13
欧洲比赛——赛3,入球2

KEITH BURKINSHAW

不可否认,对于一家足球俱乐部来说,其名人堂里的人物绝大多数都是伟大的球员,而对于教练,入选的难度则会大得多,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一提到曼联就会想起伟大的Matt Busby爵士,一提到利物浦就会想起伟大的Bill Shankly以及Bob Paisley爵士……,因为相对于伟大的球员来说,作为教练的他们更加令人钦佩,也更加能够代表这支球队的一个辉煌年代。庆幸的是,热刺的历史上也有过这样的伟大教练,正如你在这个“名人堂”栏目中的第一篇文章里所看到的——Bill Nicholson,他开创了二战后我们的第一段“蜜月期”,而这篇文章则将让你认识另一位伟大的教练,他在球队的低潮期接手,却将我们带入了第二段高潮期,他的名字叫——Keith Burkinshaw(国语:凯斯-伯金肖、粤语:布坚素)。

上面的这张照片是1976-77赛季的球队全家福,从中你不难发现Pat Jennings、Glenn Hoddle和Steve Perryman,当然还有我们本文的主人公Burkinshaw(请参阅本栏目的前几篇文章,如果你有兴趣,也不妨把这张照片中的名单回复在本文后)。就在那个动荡的岁月里,我们伟大的祖国母亲终于结束了十年浩劫,但是远在英伦三岛的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却不幸降入了乙级联赛(那一年,我们在安菲尔德被利物浦7:0血洗,创造了俱乐部联赛历史上的最大惨败记录)。目前我们的处境不免让人联想起当年的历史,因为那一年正好也是Burkinshaw执教热刺的第一个完整赛季,且球队的阵容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Juande Ramos恐怕要冒汗了)。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之所以做这个对比,不是为了危言耸听,恰恰相反,我是为了证明一个伟大的教练是如何将一支伟大的球队从低谷带向顶峰的,换言之,只要给予他充足的时间与信任,他终究会带给我们想要的答案。Burkinshaw正是其中一员,而且他也做到了。

1935年6月23日,Keith Burkinshaw出生于约克郡巴恩斯利附近的海厄姆(Higham)。长大成人后,他在中部联赛(Midland League)开始了自己的职业足球生涯,先后效力了五支不同级别的球队,其中不乏狼队和利物浦等劲旅,但总的来说,他的球员生涯是平淡无奇的。转折点发生在1968年,当时他效力于斯肯索普联俱乐部,在赛季后期,他被指派为了球队的看守教练,而就在那年5月,他正式挂靴退役,进入了教练行业。经过短期的休息,Burkinshaw前往赞比亚执教了几个月,随后,他回到英格兰加入了纽卡斯尔联俱乐部的教练班子,其中前三年为助理教练,后四年转正为主教练。1975年5月,Burkinshaw被纽卡斯尔联解雇,南下来到了热刺,他当时一定猜不到,迎接他的将是一段足以载入史册的伟大年代。

一开始,Burkinshaw担任的角色是当时主教练Terry Neill的助手,不过随着球队战绩的一路下滑,在第二年7月,后者的帅位被前者完全取代了。然而,很不幸的是,就在Burkinshaw执教的第一个赛季里,我们掉入了乙级。不难想象,当时的Burkinshaw身上肩负了多么重的压力,摆在他面前的任务很艰巨,并且没有任何退路可言。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Burkinshaw不但顶住了压力,而且还令我们更上一层楼——我们在第二年勇夺英乙冠军而重返甲级(不得不提的是,我们当时创造了英格兰联赛历史上的最高得分纪录——2分制下获得了72分)。1978-79赛季之初,在Burkinshaw的授意下,热刺俱乐部做出了足以轰动当时足坛的一个举动,我们签下了大洋彼岸的两位世界杯冠军队成员——Osvaldo Ardiles和Ricardo Villa。此外,攻击组合Steve Archibald与Garth Crooks日臻成熟起来,Steve Perryman在后场树立了自己的威信,更可喜的是,年轻的Glenn Hoddle犹如一颗璀璨的明星闪闪升起,一支新的热刺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巅峰。

果不其然,我们在1981年杀入了第100届足总杯的决赛,之后的故事,相信大家早已耳熟能详了,Villa在曼城的禁区内扭动蛇腰攻入了足总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粒入球(也有人指出,Ryan Giggs在1999年半决赛重赛里对阵阿森纳时打入的那粒才是最佳入球,但不可否认,两者都很伟大),也令我们夺得了久违的足总杯冠军头衔。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1982年(没错,就是本人出生的那年),热刺迎来了自己的百年华诞,蒙特卡罗的地产大亨Irving Scholar也在这个恰当时机收购了因扩建白鹿巷西看台而负载累累的俱乐部,令我们的资金得到了充足的保障。不过,我们也存在着负面消息,由于英国与阿根廷就福克兰群岛问题而爆发战争的缘故(中国官方的说法是“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史称“马岛战争”),Ossie不得不远走他乡去了巴黎圣日耳曼,我们也因此失去了一位中场灵魂人物。但斗志昂扬的球员们以实际行动为球队献上了一块“生日蛋糕”,我们连续第二年打入了足总杯决赛,尽管一年前大放异彩的Villa同样由于政治原因而未被派遣上阵,但我们依然凭借Hoddle的点球最终在重赛中击败了女王公园巡游者得以卫冕成功,同时也保持了七进决赛的全胜记录。可惜的是,我们在联赛杯决赛中以1:3不敌利物浦,在欧洲优胜者杯的1/4决赛中也被巴塞罗那挡住了前进的步伐。无论如何,这并不妨碍Burkinshaw成为了第一位在同一年内两次率队在温布利大球场比赛的俱乐部主教练。1983年,我们与德国的Holsten啤酒厂商签订了赞助协议,从此我们球衣的胸前第一次印上了广告(相信有不少球迷都对这几个字母倍感亲切),这也成为了当时英国足坛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之一。就在热刺欣欣向荣的时刻,一个消息却如炸弹般降临到了俱乐部头上——1984年4月,由于与俱乐部存在分歧,Burkinshaw宣布他将在赛季结束后辞职。1984年5月的最后一天,Burkinshaw迎来了他在热刺执教的最后一场比赛,我们在主场与安德莱赫特进行欧洲联盟杯决赛的第二回合比赛,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点球大战后,我们如愿以偿的为Burkinshaw送上了他的最后一块冠军奖牌。

离开热刺后,Burkinshaw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漂泊执教生涯,从巴林国家队到葡萄牙俱乐部球队,再到英格兰丁级球队,他的身影跨越了大半个地球。他先后成为了Hoddle和Ossie在斯文顿城执教时的首席球探,并且最后去到西布朗维奇当起了Ossie的助理教练,当后者在1993年来到热刺执教后,他成为了西布朗维奇的主教练,不过球队却在该季降入了乙级,而Burkinshaw也被炒了鱿鱼。1997年,他的身份变成了阿伯丁俱乐部的足球主管,直到有人再次取代了他。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3月,Burkinshaw成为了沃特福德的主教练,并且在两年后将球队带入了英超,不过在2007年12月,由于有很严重的家庭疾病,他最终离开了教练岗位。

铭记历史,不仅仅是为了纪念过去的光辉岁月,更是为了给后人以启迪。我们曾经经历过比现在更黑暗的时刻,但我们从未放弃过努力,最终,我们创造了伟大的历史。而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一件事——创造新的、更伟大的历史!

PAT JENNINGS

每位球迷都知道热刺和阿森纳是“不共戴天”的两位冤家,但并不是每位球迷都知道有一位球员在这两家俱乐部都备受尊敬,他甚至分别入选了这两家俱乐部的历史最佳阵容(Sol Campell对此一定感到震惊)。由此可见,这位球员一定是他那个年代中出类拔萃的高手,并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一定具备了极高的职业素养,以及对所在俱乐部的忠诚。没错,他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职业球员的典范,他的名字叫——Pat Jennings(国语:帕特-詹宁斯、粤语:柏真宁斯)。

上面的这张照片,对于一些球迷可能会造成误会,因为对阵的双方正是Jennings都效力过的俱乐部——热刺和阿森纳。不过,如果你认识照片中的“配角”——热刺的中后卫Mike England以及阿森纳的前锋Alan Ball和Jeff Blockley,还有那面“花枝招展”的“大炮”旗,你就会明白Jennings当时正在代表热刺在海布利球场挑战阿森纳,确切地说,事情发生在1973年4月14日,Jennings刚刚出击截获了对手的传中球。这位伟大的球员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门将之一,而他最好的一段时光则正是在当时伟大的热刺度过的。

Pat Jennings的全名叫Patrick Anthony Jennings,于1945年6月12日出生在北爱尔兰的纽立(Newry)。在16岁那年,他加入了家乡的球队纽立郡,正式走上了职业球员的道路。1963年5月,他转会到了英格兰,与当时的英丙球队沃特福德签约。在第一个赛季中,他便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尽管年仅19岁,他却为沃特福德出场了全部的48场比赛。而就在那个赛季结束后的1964年6月,他便以27000英镑的价格转会来到了热刺,看中他的正是大名鼎鼎的Bill Nicholson。Jennings回忆当时的场景时说到:“The first time I met him I said ‘Hello Mr Nicholson’ and he replied ‘Forget Mr, just call me Bill’. There I was with this great man, with such a fantastic reputation, and suddenly I was on first name terms! That said so much about Bill. I never saw anyone disrespect him or have a bad word for him. Everyone thought the world of him. There have not been too many like Bill Nicholson in the world”。可见,正是Nicholson的个人魅力以及他对年轻人的重视,造就了未来的一代“门神”。

在热刺效力的13年里,Jennings迎来了其球员生涯中最光辉的岁月,他随队先后夺得了1967年的足总杯、1971年和1973年的联赛杯,以及1972年的欧洲联盟杯。作为一位门将,他甚至还取得过进球,而这粒入球至今都被人们所津津乐道,那是发生在1967年的慈善盾杯赛上(现在的社区盾杯赛的前身),Jennings在本方禁区内大脚开球,不料由于力量太大,球直接踢到了曼联的禁区内,在弹地后越过当时的曼联门将Alex Stepney的头顶,落入了球网。除此之外,他还在1973年和1976年分别获得了英格兰“足球记者协会”(FWA)和“职业球员协会”(PFA)颁发的年度最佳球员奖项。无论是夺得团体还是个人的奖项,他在当时都已经几乎登上了事业的巅峰。

然而,就在1977年,我们当时的主教练误认为Jennings“年事已高”,竟然错误的将他放到了“死敌”阿森纳的阵营中,而这一呆,竟然是8年。当然,阿森纳时期的Jenning已经不复当年只勇,尽管他们在1978-1980年间连续三次闯入足总杯决赛,却只在1979年以3:2战胜曼联夺冠。在阿森纳效力的岁月里,Jennings总共出场了327次,其中237次是联赛出场,直至1985年挂靴退役。

在国家队方面,Jennings是北爱尔兰代表队的出场纪录保持者。1964年6月15日(几天后他便加盟了热刺),年仅18岁的Jennings第一次入选了北爱尔兰代表队,在“英国家园冠军赛”(British Home Championship)中以3:2击败了威尔士(当时的北爱尔兰阵中还有一位球员也是第一次参赛,他就是日后在曼联“大红大紫”的George Best)。而他的最后一场国家队比赛则是发生在他41岁生日那天,身为队长的Jennings率领北爱尔兰在1986年世界杯小组赛第三场比赛中不幸以0:3败给了巴西,那也是Jennings继1982年后第二次参加世界杯(为了那次世界杯,40岁“高龄”的Jennings在赛前三个月回到了热刺,与预备队一起训练和比赛,以保持自己的身体状况)。

退役后,Jenning当起了守门员教练,从1993年至今,他都一直在热刺工作。2003年,Jenning众望所归的入选了“英国足球名人堂”,这也是对他的足球生涯的最好褒奖。而他的儿子(也叫‘Pat’,也是守门员),曾在都柏林大学学院(UCD)参加过足球联赛(Eircom League),并且现在已经加入了职业球队德立(Derry),希望他能够遗传他老爸的“门神”基因,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将在北爱尔兰的阵容中再次看到一个伟大的名字——Pat Jennings。

PS:Jennings的出场记录
本土联赛——赛472
足总杯赛——赛43
联赛杯赛——赛39
欧洲赛事——赛36

STEVE PERRYMAN

steve_perryman

严格地说,他并没有入选俱乐部的名人堂(他不在俱乐部官网的“Hall Of Fame”中,不过你可以在“Legends”中找到他的名字),但是我却要把他选入我博客里的“名人堂”,理由很简单:对一支球会来说,有几位球员能够达到出场次数过千?IMO,这样的球员永远都是俱乐部的旗帜,也永远都会被球迷们铭记在心。很庆幸,在热刺的历史中,我们拥有了他,他的名字叫——Steve Perryman(国语:史蒂夫-佩里曼、粤语:貝利文)。

Perryman原名Stephen John Perryman,于1951年12月21日生于英国伦敦。或许从他的出生地就不难发现,他生来就是一名热刺人。自从1967年与我们签约以来,在长达17年的时间里,他都一直身披热刺战袍,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我们上世纪70~80年代的一部“百科全书”。

1969年,Perryman上演了他在热刺的处子秀,不过他当时的位置是在中场,而非后人所熟知的后卫线。尽管如此,这并不妨碍他随队获得了诸项殊荣:1971年英格兰联赛杯、1972年欧洲联盟杯、1973年英格兰联赛杯、1981年和1982年蝉联英格兰足总杯、1984年欧洲联盟杯。这其中,他在1975年接过了队长的袖标,而在1982年(请再次记住这个伟大的年份),他当选了由英格兰记者协会投票选出的年度足球先生(Football Writers’ Association Footballer of the Year),在国家队不常召唤他的情况下,这或许是对他的能力的一种承认与安慰吧。事实上,Perryman只代表英格兰出场过一次,那是在1982年6月2日,他在英格兰对阵冰岛的比赛中于第70分钟被替换上场。

虽然在国家队不受青睐,但是在热刺队中,Perryman绝对是首发的不二人选,而他也骄傲的成为了俱乐部历史上出场次数最多的球员——854次代表一线队比赛(也有人说应该是865次)并攻入了39粒入球,如果再算上那些友谊赛和表演赛,他的出战记录是惊人的1021次(再也不敢想象现在有球员能做到这一点了)!

离开白鹿巷后,Perryman在1986年去了牛津联队,同一年又去了布伦特福德,角色都是球员兼教练。1990年,他正式挂靴,并成为了沃特福德的主教练。1993年离开那里后,他开始了长期的海外执教生涯,先是在挪威的克里斯蒂安桑开始(1994~1995年),然后去了日本的清水鼓动 (1996~2000年)和柏太阳神(2001~2002年)。当然,众所周知,他在1994年还短暂的担任了热刺的看守教练(先是作为Ossie的助手,然后在阿根廷人被解职后顶替上岗)。

作为球员,Perryman已经随热刺夺得了诸多荣誉,而作为教练,他也曾率领清水鼓动夺得过1999年的J-联赛亚军以及2000年的亚洲优胜者杯冠军。现在,他在埃克塞特城担任足球总监一职,衷心的希望他能够将自己的足球事业继续延续下去。

PS:Perryman的出场记录
本土联赛——赛655,入球31
足总杯赛——赛69,入球2
联赛杯赛——赛66,入球3
欧洲比赛——赛64,入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