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丹尼·列维先生的公开信

来自官网的消息,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主席Daniel Levy先生日前就伦敦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后期归属问题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译文如下:

亲爱的支持者,

我的这封信将为你们带来俱乐部体育场计划的最新进展。我很清醒的意识到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外界到处都充斥着关于这个主题的各式各样的报道。今天中午,我们已经正式提交了我们关于奥林匹克体育场(Olympic Stadium)的最终方案,因此,我可以为你们简要的描述这些建议,并且为你们展示我们对于诺森伯兰开发计划(Northumberland Development Scheme, NDP)的最新立场。

我们对于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建议包括了可容纳60000个固定坐席的看台,此结构可以得到全额财政担保。这种设计与我们在NDP的申请计划中所采用的如出一辙,有着与足球场很接近的单独看台层端以及座位。它将跻身全世界最好的球场之列,并且将为球迷提供全欧洲最佳的球场体验。它还可以承办主题音乐会和其它体育或文艺盛会,这些都是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AEG场馆运营公司每年固定节目中的一部分,该公司也是O2场馆的运营商。

这份建议包括重用现存的基础设施,以使目前的公共投资所取得的效益最大化。由于被独特的公共区域所环抱,比如注重社区生活的主题事件与活动,这座体育场在公共交通和入场方面将比英国任意一家体育场都更加获益,并且我们的计划还包括了吸引旅游观光前来感受周围的极限运动,以及体育零售业、餐厅、咖啡馆和酒吧。

我们建议采纳一个遗留的综合性体育场,它包括坐落在水晶宫的一座拥有25000人固定坐席的田径赛场,它的容量可以增加到40000人用以承办世界田径锦标赛,还可以用来支持基层民众的田径锻炼。

对我们来说,最简便的选择毋庸置疑的是保留奥林匹克体育场原有的跑道。但这或许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奥林匹克体育场最前排的座位距离足球场有45米以上,而在我们的体育场设计方案中,这一距离仅有8米。

在一座相同的体育场里同时举办足球赛和田径赛并不会同时获得成功。世界上已经有很多这样的先例,这些俱乐部都拆除了跑道或者迁移到另一座简单的球场,因为观众的体验太差了,由于长时间的上座率不断下降导致球场的持续性很糟糕。我们丝毫不会考虑让我们的球迷们在那样的环境中看球。

最终的决定将取决于奥林匹克公园遗产公司(Olympic Park Legacy Company, OPLC)选择谁成为中标人,他们为了达成最终一致将进入细节谈判。OPLC董事会将于2011年1月28日的会议上公布结果。正如我之前所述,我们应该成为最终的中标人,我们将坚持到底并充分考虑俱乐部的支持者们。

关于NDP,在全部计划被赞成批准公布之前,S106的问题将由我们自己、哈灵盖地方议会(Haringey Council)和伦敦交通部门共同决定,目前已经基于相关的财政制度正在处理中。

我们与当前的土地所有者之间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将带来潜在的昂贵代价。基于此,我们尚未涉及到当地的立法机构。强制购买条例(Compulsory Purchase Orders)当然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条出路,但是那个过程并不确定,而且将耗费多年时间。

所以,尽管在某些方面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在另一些方面,我们仍然坚持新体育场计划。

我们所倡导的原则依然没变——我们致力于将这家俱乐部带领到新的高度,而一座大容量的体育场是这个目标的核心;我们必须寻求一个体育场的解决方案,但不能破坏这家俱乐部的财政稳定性,以及削减对一线队的持续投入。

如果你放眼欧洲排名前20的俱乐部球场容量,他们全都超过了我们。新的财政公平竞赛(Financial Fair Play)规则将意味着我们只能够从收益中支出,这些收益来自于俱乐部的日常活动——增加的比赛日收入将扮演俱乐部财政收入的主要角色,我们必须确保我们处于强盛的位置并继续竞争更高的水平。

或许还有更多更重要的方面,我们现在有超过35000人渴望获得俱乐部的季票。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它实实在在的提醒我们俱乐部有着强大的支持,人们渴望去现场观看那些具有吸引力的、令人兴奋的足球赛事,例如英超联赛和欧洲赛事。

我一直都很清醒的意识到我们球迷们的感受——来自所有的看台。我从未掩饰过一个事实,即我对这家俱乐部以及我们的球迷们充满着雄心勃勃的抱负。你可以说我们已经作出了一种选择,这个选择是在停滞不前与奋勇前进之间做出的。我知道我的选择是什么,并且从来自俱乐部的电子邮件来看,你们已经加入了我的行列,让我们翘首以盼俱乐部的进步吧。一座新体育场将是我们继续成功的关键所在。我将与你们保持一致,感谢你们所有人的支持。

在此期间,我们还要共同走过一个赛季,并且享受美妙的足球。

你们的,Daniel

我要发表评论